首页 > 企业文化 > 原创文学 > 我的小学老师

我的小学老师

作者:周强  发表时间:2017年05月12日 10:34  [已有4481人阅读]  

在人生的每个关键期,我们总期盼贵人的出现。很庆幸,在求学阶段,我便遇到了人生的第一批贵人——我的小学老师。

上世纪80年代后期,在文革中被破坏的庙宇原址,村委会建起一所五间教室的小学,因庙宇原叫歇马庙,所以小学被命名为歇马小学。

小学在山腰上,有斑驳的围墙,有坑洼的黄泥地操场,有大大的窗户,有炮弹壳做成的铃铛。

清晨,当生锈的铁棒敲击炮弹壳,发出沉闷的当、当、当,如寺院的晨钟,回响在山际,从四面八方赶往学校的孩子们赶紧扔掉手中的泥块儿、木棍、狗尾巴草,朝圣般地奔跑起来。

在村办小学的五年,我们换过3名老师,分别是一年级、二年级、三到五年级,均是全科老师。

一名20岁左右的欧姓青年是我的一年级老师。我已不记得他毕业于哪所中等,亦或是高等师范院校。

老师很潮,有录音机,常在课堂播放歌曲——我们从未听过的歌;老师爱唱歌,经常教我们唱;老师会吹口琴,经常吹给我们听,也教我们,但只有一位女同学学会;老师嘴馋,常在我们做课堂作业的时候,一个人坐在讲台上,低着头,偷偷吃饼干,一种我没见过的饼干。

老师也很严厉,爱打人。因为老师的血气方刚,当然更因为我们的调皮愚笨,同学们几乎都挨过打。

在我深深的记忆里,总回闪过这样的场景,那是在一堂课上,我的老师按着一个同学的头,往书桌上撞。当时,同学的额头上冒出一个肉疙瘩,鼻子也出了血。我已不记得同学挨打的理由,只记得同学不断重复着“我回去要跟我妈妈说”。我们都静静地看着,大气也不敢出一声,怕气头上的老师转过头来,走向我们,用他那大掌,扇向我们的小脸。

虽然老师爱打人,但也异常关爱成绩好的同学,很少打骂他们。因此,我很早就明白“成绩不好要挨打,调皮捣蛋要挨打,挨打还不能叫唤”。因为喜欢玩,我的成绩也一直不算好。

二年级时,因欧姓老师被调走,小学缺少教师,一名在家务农的杨姓女青年成了我们的代课老师。

或许是因为我矮、瘦、黑,老师对我的关爱比其他的同学多,我开始喜欢学习,成绩也渐渐有了起色。

记得二年级时,在一次课堂上,我因为感冒发烧,吃了村里医生开的药丸,不知不觉睡着了。醒来时,发现同学们用异样加怜悯的眼神地看着我,老师也走向我,我很害怕。但老师并没有惩罚我,而是摸摸我的额头,关切地问我哪儿不舒服,还让同学多关心我。我哭了。

此后,我上课更加认真,更加积极,经常举手回答问题,她也特别喜欢让我来回答,成绩也就越来越好。

教我三年级的老师姓周,也是一名代课老师。或许是同姓,他特别照顾我,常夸我的字写得好,作文写得好,经常作为范文张贴出来供同学们学习。镇上举办书法比赛,他就开了一个小班,指导我和其他几个同学从零开始练习书法;镇上举办数学竞赛,他就辅导我数学,还帮我报了名……我也收获了小学唯一的荣誉——数学竞赛三等奖。

我们的教室有两个两米见方的大窗户,因面积太大,且村里孩子调皮捣蛋,窗户并没有安装玻璃。冬天,雾悄悄溜进教室,一会儿就让整个教室模糊起来。我们的小手、小脚也冻得生疼、生疼的。老师看在眼里,记在心里,特意花自己的钱买来两张大床单,做成窗帘,教室也变得相对暖和了。起风时,窗帘被吹得鼓鼓的,像人的啤酒肚,我们都喜欢用手指去戳着玩。

老师还为我们争取到镇政府的财政支持,修建了小学唯一的体育设施乒乓球台,让我们在课余时间、放学后乃至周末多了乐趣。

老师们的关爱和教育,让我相信自己不比别人差,总暗暗给自己鼓劲儿,发奋去超越他人。

2013年,在一次聚会上,发小同学、清华硕士的李果告诉我:之前,我碰到过外出务工的周老师,老师看到我后,脸上没有欣喜,眼神有一丝闪躲。

人生的艰辛,世俗的偏见。在学生面前,老师已不太自信,遮遮藏藏自己的现状。

我们承载梦想,沿着知识铺就的大道,来到改变命运的路口,见到一幕幕充满可能的人生场景。这条路的奠基人就是我的小学老师!

该文章为加加林控股官网员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,并附上链接地址,谢谢合作!

我要评论

  • 匿名用户  2019-9-10 14:43:12
  • 强哥??
1/1页 共1条评论 1 

我来说两句

  • 用户名:
  • 密码: